郑州离婚律师logo

郑州离婚律师网
张律师手机:18625773913

首席律师

郑州离婚律师

联系律师

    郑州张庆宇律师
     

    咨询手机:18625773913

    微信咨询:手机号微信号

    执业机构:河南中亨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河南郑州市金水区健康路159号发展大厦24层。  

婚内“出轨”,无过错方能否获得精神赔偿?

时间:2018-08-21 18:11:45

“出轨”(婚外情)不知从何时起,已然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甚至个别出轨事件会被街头巷议,每个人身边出轨的事例简直不胜枚举,出轨给另一半带来的精神伤害有目共睹,那么受到伤害一方在起诉离婚的同时,向对方要求精神赔偿会得到法院支持吗?

说到夫妻双方之间的赔偿问题就不得不提到离婚后损害赔偿制度,离婚后损害赔偿制度的主要法律依据来自于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该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这里我们来着重讨论一下前两点:

(一)重婚的。这里所指重婚,是指有配偶又与他人结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虽未经结婚登记但公然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情形。前一种情形又被称为法律上的重婚,是一种破坏国家一夫一妻制婚姻制度的犯罪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8条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一种情形又被称为事实上的重婚,在实践中,可以以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举行结婚仪式,或者有配偶的人虽未与他人举行结婚仪式,但以夫妻相称或者对外以夫妻自居的情形作为认定的标准。实践中,因我国的婚姻登记制度已经处于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各地婚姻登记机构也逐步实现信息联网,法律上的重婚将会越来越少,事实上的重婚将成为现实当中大量存在的主要类型。

(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这里所称的有配偶与他人同居,并非我们生活中社会大众所认知的“出轨”,依据《婚姻法解释一》第2条,其是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但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的情形。相比重婚,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是否以夫妻的名义共同生活。相比人们一般的所称的“出轨”,二者的区别在于是否持续、稳定的共同居住,且人们所指的“出轨”并非准确的法律概念,而是泛指已婚者与配偶之外的其他异性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情形。

 

此外,司法实践中对与婚外异性“持续、稳定居住”的时间长短,一般认为以达到三个月以上作为标准。

综上可知,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社会大众所认知的“出轨”实际上并非离婚后损害赔偿责任的适用情形,换言之,实践中,夫妻之间在离婚时很难以对方存在社会大众所认知的“出轨”行为为由向对方要求到赔偿。正常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作为一项限制性的列举规定,离婚损害赔偿的原因必须是这四类过错,无过错方才有权请求过错方进行损害赔偿,法院并不能随意增加承担损害赔偿的过错类型,任何人也不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所列举的法定情形做出扩大化解释。

但有趣的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20日公布的一个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颇耐人寻味,其引人注目的标题一下博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来看看最高院是怎么说的:

 

——是否可请求出轨者支付精神赔偿?   
 

(一)基本案情

2003年原告周某与被告张某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一子。2013年7月,张某提起与周某离婚之诉,经法院主持调解离婚,调解书,主要内容为,双方自愿离婚,张某一次性给付周某某人民币38000元,双方互不再追究。而2013年5月,张某与案外某女生育一女。周某诉称离婚后才发现此事,现起诉要求张某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3万元。

(二)裁判结果

河南省滑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第四十六条规定,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被告张某在与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行为,并生育一女,导致离婚,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应当支持原告提出损害赔偿请求,即判令被告张某给付原告周某精神损害赔偿人民币15000元。宣判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

(三)典型意义

夫妻互相忠实,不背叛爱情,不仅是传统美德,也是法定义务。对婚姻不忠实,是难以容忍的不诚信,它不仅破坏了夫妻关系,拆散了家庭,也伤及无辜的子女,而且败坏了社会风气,是法律所禁止的行为。因此,在离婚后发现被告的婚姻存续期间的出轨行为,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以彰显法律的公正和道德力量。”(上述双引号内文字来源于最高人民法院网)

 

最高院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是,男女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离婚后女方发现男方在婚内出轨,并与“小三”育有一女,女方遂起诉到法院要求男方赔偿3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最终法院支持了1.5万元。

虽然本案看似普通,但无论是从《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还是从审判实务来看,这确实是一起极具积极意义的典型案例,是一次历史性的进步。法律条文是刻板的,但法律的精神是活的,对于法律的理解也不应完全拘泥于当初法条字面意思,而应探究立法的本意。在这起典型案例中,法院的判决正向我们传达着一种积极的理解,《婚姻法》第四十六条及司法解释的设立的本意应该是在于惩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过错方,从而对离婚纠纷中受到伤害的无过错一方给予物质上和精神上的赔偿。且《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出现是在2001年,距今已经17年了,在这17年里,大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多新情况的出现,使得这些规定的范围显得窄了一些。

 

这起典型案例是一次突破,具有积极的意义,但不应该被过度的解读,是否可请求出轨者支付精神赔偿,仍然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在当今的司法实践中,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难以获得支持。正如前一阵子沸沸扬扬的王宝强离婚案,北京朝阳法院同样没有支持王宝强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即便无过错方能够就另一方出轨提供诸如微信聊天记录、短信聊天记录、通话记录、微博互动记录、录音或者通过一定手段取得的开房记录、亲密照片和视频等证据,往往所能得到的判决也是:“本院认为,关于原告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因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与他人同居,不符合婚姻法的相关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由于被告不同意离婚,原告亦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双方的夫妻感情已经破裂,故原告要求与被告离婚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离婚判决尚且不能轻易获得,就更难谈及损害赔偿了。

在最高院发布的这起典型案例中,由于有了一方非婚生子女的出现,出轨的事实是可以确定的,且由于一方非婚生子女是在婚内出现的,这对于另一方的感情上的伤害也是显而易见的,主审法院大胆突破了法条的规定,从立法本意上做出了惩罚过错方,保护无过错方的判决。这样的突破是一个特例,可能日后其他法院在处理一方婚内出轨并有非婚生子女的时候会参照适用,但可以大胆的预计,一般情况的“与其他异性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仍旧难以获得精神赔偿。不过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立法者会与时俱进,对离婚后损害赔偿制度加以完善。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2、28、29、30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7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8条